美国教授巴瑞·诺顿:非常不赞成特朗普的国际经

2018-04-23 23:07 来源: 转载

  (巴瑞·诺顿: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,美国外交学会成员,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。著名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,著有《中国经济:转型与增长》)

  今年3月份以来,中美贸易争端引发了经济学界广泛的关注。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巴瑞·诺顿在4月22日清华大学CIDEG举办的2018年学术年会上发表了他的看法。

  巴瑞·诺顿认为,中国的产业政策在国际上引起了复杂的反应,中国应该改变短期的产业补贴,而实施长远的战略性政策来应对特朗普的挑战。

  巴瑞·诺顿认为,摆着中美两国之间的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接受公平竞争原则,要么是冲突。

  以下是巴瑞·诺顿演讲的主要内容:

  国际社会对中国产业政策的心态复杂

  我想应该强调海外对中国的产业政策有一些很复杂的反应。一方面有不少人非常支持中国的产业政策。他们认为现在正是一个新技术革命的时期,全世界所有的国家,事实上只有中国一个国家是有远见和志向的,而且愿意投资必要的人力资本,并实施一系列具体措施。这是很多人很佩服的一方面。

  但另一方面,也有很多人反对中国的产业政策,或者是担忧中国的产业政策会引起非常大的冲突。每个国家的政府都希望他们的企业能够获得主导地位,但是看到中国的产业政策,很多人认为中国硬要做到保护自己的企业,来主导重要的行业。产业政策应该是长期的战略性的。

  特朗普的国际经济政策存在四点问题

  相对应的,我也非常不赞成特朗普现在的国际经济政策,原因有四点:

  第一,特朗普政府反对双边贸易的赤字,这是经济学家都不能接受的观点,但特朗普还是继续提这个问题。

  第二,他不太理解产业链,不知道哪些产业链对美国公司有好处。

  第三,全盘反对中国的产业政策,尤其是“中国制造2025”。

  第四,没有趁这个机会跟一些潜在的同盟者团结起来,没有跟欧盟、日本、墨西哥、加拿大协调政策。

  所以,我是非常非常的不赞成现在美国的国际经济政策。中国到现在应对特朗普做的很不错,对特朗普的每个威胁以牙还牙,这通常是最优的策略。同时,中国也给美国“下台阶”的机会,好几次让特朗普政府把惩罚力度减小,中国已经给了特朗普好几次可以退出战场的机会。

  希望美国和中国能找到新的政策

  我要强调的是,特朗普对中国而言是一个短期的挑战,特朗普政府的本届时间已经过了1/3,中国应该有一个长远的应对战略来处理特朗普的挑战。

  我们应该承认中国已经变成了全世界的领导者之一。现在中国的人均GDP虽然是世界平均水平,但是从中国的人才、规模看,中国确实已经是全球领导者之一。

  OECD已经有了一些原则,这些原则完全是可以被中国接受的。如果接受公平竞争的原则,中国就应该把那些受短期补贴的企业,如果它们经营不成功,要么被破产、要么被并购,解决这个资源的问题。

  OECD国家都高,而且比很多不属于OECD的国家,像印度、巴西都高。所以,中国还是一个实行保护主义的国家。当然我们也希望把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完全否定,中国的应对途径就是接受公平竞争的原则,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效的途径。